黑龙江亲子鉴定

衡水胎儿亲子鉴定多少钱_亲子鉴定,鉴定了清白却鉴定不了亲情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2-08-06 责编:admin 人气:

生生扼杀的血缘亲情
张子莫是湖北某学院的学生,多才多艺的他身高1.78米,长得阳光帅气,一进大学校门就被选为学生会干部,在同学当中很有号召力。
2004年5月的一天,张子莫忽然接到母亲王玲的电话,说与母亲已离婚多年的父亲张玉松要求与他做亲子鉴定。听到这个消息,张子莫如遭雷击。
从小,父亲就很少给他父爱;父母离婚后,父亲对他关心更少了。对父亲要做亲子鉴定,他非常生气这是侮辱母亲的清白,更是毁坏儿子的声誉!因此,他拒绝鉴定。
张玉松为什么忽然要做亲子鉴定呢?
2003年,张玉松与有过离婚史的刘梅又结了婚。刘梅时年30多岁,此前跟前夫生过一个孩子。她很想跟张玉松再生个孩子,但总不能怀孕。检查结果显示,问题出在张玉松身上。
张玉松怀疑医院检查有误,因为儿子张子莫都18岁了,怎么能说他没有正常的生育能力呢?于是,他找到王玲,质问她到底是跟哪个男人生下了张子莫。
后来,事情被闹得沸沸扬扬,王玲觉得非做亲子鉴定不可了,于是,就给儿子打电话商量。没想到,儿子一口拒绝了。
随后,张玉松就将王玲和张子莫告上了法庭,要求法院确认与儿子不存在血缘关系。奇怪的是,法院两次委托有关机构做亲子鉴定,结论都是张玉松与张子莫系生物学父子。据此,法院两次都判决他败诉。
但经历了这么多,张子莫更是明确表示,痛恨那个精神偏执、无聊透顶的父亲。